首页>政协要闻

现金网论坛

2018年08月09日 0:35:51来源: 人民政协网 A- A+
搭配|前有“土味运动裤”逆袭,后有“减龄背带裤”爆红:究竟谁配得上“初恋裤”称号?

  坚持结构性去杠杆。去杠杆是一个长期过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,也不可能没有阵痛。要在稳定宏观杠杆率水平的基础上,着力推动结构性去杠杆,把握好节奏和力度,进一步突出重点。针对企业杠杆率过高问题,可在控制地方政府新增债务和稳定居民部门杠杆率的前提下,集中力量清理企业债务特别是僵尸企业的债务,取得进展后再腾出力量清理地方政府存量债务,逐步降低居民部门杠杆率,以有效避免不同部门去杠杆的压力叠加,实现去杠杆的平稳有序推进。

  这位“当代最优秀的匈牙利作家”就是拉斯洛。他身材瘦高,脸膛黝红,唇须下挂着友善的微笑。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蓝眼睛,那种蓝是在别人的脸上没见过的,是正午阳光下死海浅滩的那种蓝,清澈透亮,不含杂质。  小说的构架十分奇特,带着强烈的音乐性,有时让我听到谭盾的《火祭》,有时透出柴可夫斯基《悲怆》的韵律。虽然场景荒僻,但是叙事宏大,在沉缓、苦涩的叙事内部有着魔鬼般力量的指挥和驱动。正是这种撒旦的旋律,像摆布棋子一样摆布着每一个角色,操纵他们的每一个步伐、每一个动作,甚至每一个念头。

  拉斯洛有一个比他年长6岁的哥哥,也曾是一位文学青年。拉斯洛第一次听到“卡夫卡”这名字,就是在哥哥的朋友圈里,当时那群大孩子正热烈地讨论《城堡》。许多年后,拉斯洛回忆说:“在那个时候,我虽然读了卡夫卡的小说,可我一点也看不懂,坦白地讲,我对小说里的主人公K.感到惧怕,无论如何,我都不想把自己想象成他。我在那个年龄,读到了亚哈船长,我能够理解他,所以是他救了我。今天的情形完全不同,今天我不理解亚哈船长,我与K.有情感共鸣。”于是,在《撒旦探戈》的开篇,作者就引用了《城堡》里的一句话做引语:“那样的话,我不如用等待来错过它。”

  据作家介绍,他的家姓来自一个地名——克拉斯诺霍尔卡,位于现在的斯洛伐克境内,那里有座著名的克拉斯诺霍尔卡城堡,始建于13世纪。有一次,拉斯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:城堡在2013年,被一场“由两个男孩抽烟引发的大火”烧成废墟。显然,意在强调这一貌似偶然的事件,与他作品之间存在着的历史、文化、命运上的秘通暗连。人类的灾难是他小说永远的主题,从《撒旦探戈》到《战争与战争》,从《乌兰巴托的囚徒》到《天空下的废墟与哀愁》,书写的都是人类走不出自己画的怪圈。

  《撒旦探戈》是拉斯洛的处女作,也是代表作,充满了神秘而冷酷的隐喻。作者在奠定自己文学风格的同时,达到了自己的高峰。一个个具有作家独特风格的复杂长句,缠绞,如火山爆发时殷红的熔岩顺着地势缓慢地流淌。  我的一位朋友海尔奈·亚诺什,他说要介绍我认识“当代最优秀的匈牙利作家”,并且说,这位作家很想跟我聊聊中国。  对我来说,拉斯洛的重要并不在于他后来获得了曼布克国际奖,也不在于他写的《撒旦探戈》和《战争与战争》受到苏珊·桑塔格毫不吝啬的褒奖;对我来说,拉斯洛的重要在于25年前他的偶然出现,把我引上了我从未料想过的文学翻译之路。

版权所有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京ICP备08100501号

网站主办:全国政协办公厅

技术支持:央视网